澜夜雪

逗比本质,不黄暴会死星人😏
究极丶杂食类动物~
本命OW R76R、莫天使❤
顺懂女孩,拥有海景昉不动产ฅ
新宠康纳小天使,嗑爆,嗑爆!(๑✦ˑ̫✦)✨

【瑜昉】书签

*OOC预警,写的是我脑海里他们的样子,请勿打扰正主,他们很好,都特别好,真的。


人生本就是一场没有目的的旅行,一路走走停停,谁会是谁的风景。

这句话是尹昉带去摩洛哥的一本书里夹的书签上写的,黄景瑜觉得很喜欢,就顺走了,小心翼翼地收藏了起来。
“哎?我书签怎么不见了,黄景瑜你看到了吗?”
尹昉皱着眉头原地找了三圈。
“没有!”
黄景瑜回答得干脆,尹昉没发现他微微上扬的嘴角,以及眼里闪亮的星星。

“昉儿,昉儿~”
男人从身后亲昵地搂着他的脖子,喊着他的名字。
要是让护鲸团那群姑娘知道她们心心念念的气场两米八、攻气满满的爱豆此时正挂在另一个男人身上撒娇,非要三观颠覆了不可。
好吧,也可能是一起起着哄,让她们的爱豆快把山寨夫人扛回家——谁让现在的腐女越来越多了呢。
思绪不小心便像氢气球一般飞得很远,男人却锲而不舍地继续“骚扰”他。
用毛茸茸的寸头去扎他的脖子,让口中呼出的热气擦过他的耳畔。
“别闹了,看书呢。”
尹昉笑着去拍男人搂在他脖子上的胳膊,手上的书却被猛地抽离。
“你逗小狗呢!书都拿倒了!”
男人笑得眉眼弯弯,漏出了两颗亮晶晶的小虎牙。
“怎么了,你是不是还想配合我叫两声啊?”
尹昉被揭穿却依旧淡定,甚至都没有起身去抢书。
“叫就叫,谁怕谁!”
“汪汪!”
男人就连耍起无赖都那么地理直气壮。
明明是一米八七一身腱子肉的“壮汉”,却操着一口东北小奶音,反差萌得尹昉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
自己好像是在老牛吃嫩草。

虽说尹昉比黄景瑜大了六岁,但是戏里的李懂却是比顾顺要小的。
不知道是因为入戏还是本性如此,在剧组的时候黄景瑜不仅没叫过尹昉一声哥,还全权照顾起了他的生活。
两人一起上戏,一起下戏,尹昉买菜,黄景瑜拎袋子;尹昉做饭,黄景瑜递油盐酱醋;尹昉受伤,黄景瑜给他上药;尹昉去小镇,黄景瑜给他拍照片;尹昉逛街,黄景瑜把他揽在远离行人车辆的路里头……
其实尹昉独居多年,生活技能并不差,但是遇到黄景瑜过后,他就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一个处处需要人陪的小孩子。

“景瑜,今晚可以陪我看星星么?”
尹昉原以为这么无聊的提议黄景瑜说不定会拒绝,却没想到他一口应了下来。
“好啊。”

那天晚上,黄景瑜陪着尹昉在房顶上看星星。
尹昉看得入迷,直直地盯着星星看,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黄景瑜看了会儿,觉得无聊,心想自己到底是个俗人,不比人家老艺术家,然后偏过头去看尹昉。
居然也看得入了迷,就这么直直地看着尹昉,不知道在想什么。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坐了一夜,一句话没说。

黄景瑜长得帅,名气也比自己大,还那么照顾自己,他怎么那么好。
这个萦绕在尹昉心头很久的问题终于在一个无星无月的夜晚有了答案。

那是杀青过后的事了,那天他们喝了不少酒,尹昉架着醉醺醺的黄景瑜回了房间。
半醉半醒之间,黄景瑜把整个心事一股脑地倒了出来。
他说,尹昉,其实我喜欢你。
他说,尹昉,我喜欢到想要占有你。
当那双带着热度的手抚上脸颊的时候,尹昉没有拒绝。
他看待感情本就寡淡,没有什么顾忌,亦没有什么欲求,一切随缘。
黄景瑜满心欢喜地拥有了尹昉,而尹昉也终于有了一个可以依靠的臂膀。

在那之后,是接二连三的路演。
他们形影不离,仿佛又回到了摩洛哥的日子。
整理领子,搂肩膀,不时地看向对方……
或许他们自己都没发觉这些透露着爱意的小动作有多少。
他们享受着彼此的爱,并沉迷其中。

先前也曾有过一些情感经历,但是黄景瑜是尹昉的第一个男人。
兴许也会是最后一个吧?
在汹涌的快感里上下颠簸的尹昉迷迷糊糊地想。
从没有谁能给他如此强烈的感觉。
不只是肉体上的满足,而是一种……
浸入骨子里的欢愉。
他彻底地爱上了这个男人,并且萌生了想跟他就这样度过下半辈子的想法。

“昉儿……我们以后可能没办法像现在这样频繁地见面了。”
“《红海》的宣传期过去,我的经纪人就会管控我的私生活,尽量避免我再传同性间的绯闻……”
黄景瑜紧紧地抱着尹昉,尹昉却没有什么反应。
“所以?”
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就当一阵子逢场作戏,现在曲终人散,终于又只剩他自己。
“昉儿……我怕。”
黄景瑜的声音打着颤。
“我怕我们……就这样了,没有以后了。”
那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居然会在自己的怀里微微颤抖,尹昉轻笑着拍了拍他的背。
“没事的,我理解你。”
我愿意等你。
——这是黄景瑜所没看到的,尹昉用唇形念出的话语。

后来黄景瑜又接了几部戏,跟几个人传了绯闻。
狗仔的爆料分量很足,私下里亲昵的动作从牵手到接吻都有。
尹昉看了看,点了网页右上角的叉。
其实黄景瑜的过去,尹昉多少了解一点。
那个男人并不像他笑起来的时候看起来那么单纯,他经历过的黑暗甚至比尹昉还要多。
在尹昉看来,黄景瑜身上那些黑料半真半假。
跟他接触了那么久,知道他是个很好的男人,但是这不代表他在其他人面前也是这样。
如果非要说最近这些新的爆料都是真的,尹昉也会信的,因为这像是黄景瑜会做的事,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又或者有什么样的内情。
他们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
尹昉深深地叹了口气。
再热烈的感情都会有保质期的吧?
更何况这样不能被世俗接受因而见不得光的关系。

“昉儿,我想见你。”
半夜,黄景瑜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
“你在哪?”
尹昉二话没说套上衣服就准备出门。
“开门。”
尹昉一惊,鞋子都没来得及穿,就这么赤脚跑了出去。
一开门就看见黄景瑜冻得通红的脸,头顶还冒着热气,活脱脱一个刚出笼的馒头。
尹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从门口走到卧室,再摔到床上。
两颗火热的心贴在一起,没有丝毫缝隙。

时间过得很快,当年便已是32岁“高龄”的尹昉都快到了不惑之年。
但是对艺术的追求让他整个人仍停留在最年轻的状态,加上青涩的外表,仿佛时间忘了在他身上留下痕迹。
尹昉身边搞艺术的朋友很多,不婚的朋友也很多,现代这么开放的社会,没什么接纳不了。
黄景瑜的情况就没这么好了。
他的父母还是挺希望家里早日添个孙子孙女,热闹。
然而黄景瑜却对处对象这事一点不上心。
唯有过几个像真的的绯闻,另一个主角却是跟他一起拍戏的搭档。
这其中的关系,不用解释他们也懂。
久而久之,便也不催了。
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那就随他去吧,过得开心就好。

“昉儿,还记得那年在摩洛哥的时候你丢了一个书签么?”
晚上,黄景瑜忙完了工作站在窗边给尹昉打电话。
“记得啊,难不成是你拿的?”
尹昉刚洗完澡,匆匆裹了条浴巾就去接他的电话。
“是啊,当时觉得那个书签真好看,就顺走了。”
黄景瑜对着手机笑出了两颗虎牙。
“嗨,你当时跟我直说不就完了,我就送给你了。”
尹昉也笑,笑他傻。
“不行,这不一样。”
“嗯?有什么不一样?”
“你最喜欢的书签丢了,你会记得的。”
“你会去找,以后你回想起这件事的时候,还会顺带回想起在摩洛哥的其他事。”
“会想起我。”
电话那头沉默了。
黄景瑜难得说这么文艺的情话,却半天没得到回应,他有点慌。
但是他固执地没有开口,在等尹昉的回答。
半晌,电话那头才又传来声音。
“景瑜,你知道吗?”
“在摩洛哥的时候,我还丢了一样非常重要的东西。”
“书签没了还能再买,但是它丢了,就没有了。”
“你猜我丢了么?”
“什么?”
“我的心。”

后来,不知道护鲸团怎么打听到的,知道黄景瑜有一个珍藏了多年的书签,以为他很喜欢收藏书签。
于是那群热情洋溢的粉丝每人都精心做了一张书签,在生日会的时候大家一起送给他。
黄景瑜看着他们开心的笑脸,没忍住哭得一塌糊涂。

晚上,尹昉打趣:“这么大的人了,还是全球直播,你怎么哭鼻子哭得那么凶,像条可怜兮兮的小狗。”
黄景瑜的眼眶还红着,不服气地嘟囔着:“那也只做你一个人的小狗。”
说完还汪汪地叫唤了两声,跟当年在摩洛哥一模一样。
尹昉被他逗笑了,转身去拿东西。
“既然今年流行送书签,那我也送你一张好了。”
黄景瑜双手捧过这张朴素的书签,清秀的字迹显然是练了很久。
那上面写着八个字:一路风景,瑜你同行。
跟粉丝们送的写的一样,却有着不同的含义。
黄景瑜眼眶一热,没忍住又要掉眼泪。
尹昉却轻轻吻上他的眼睛。
“景瑜,生日快乐。”
“我会一直陪着你,不管世俗的眼光,不管还会有多少风雨,只要你还爱我,我都会陪你走下去。”
“你就是我要的风景。”
“我爱你。”






END

评论 ( 6 )
热度 ( 123 )

© 澜夜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