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夜雪

逗比本质,不黄暴会死星人😏
究极丶杂食类动物~
本命OW R76R、莫天使❤
顺懂女孩,拥有海景昉不动产ฅ
新宠康纳小天使,嗑爆,嗑爆!(๑✦ˑ̫✦)✨

【莫天使】睡美人(二)

*OOC预警!
*天使第一视角
*私设天使和莫伊拉年龄相差不大,曾是校友
* R76/76R提及




4.
原先我和莫伊拉的医学研究是两个完全独立的个体,尽管知道最终目的一致,但是研究方法、方向完全不同。
——甚至是截然相反。
这是我第一次跟她坦诚布公地讨论我们的研究进展时得到的结论。

“真是有趣的假设。”
她揽着我的腰,眼看便要吻过来。
“喂喂,你正经点,这里可是实验室!”
“怎么,你的实验室还会有人随意打扰?”
话音刚落,门外便响起指挥官焦急的呼喊。
“安吉拉!加比受伤了,请你……”
话还没说完,莫伊拉就打开了实验室的大门。
一时间,六目相对,十分尴尬。
莫里森指挥官显得很失态,蓝色风衣下摆沾满了污渍,胸前都被鲜血染红了,风干成一片深褐色。
令我惊讶的是,他居然是抱着莱耶斯长官进来的,公主抱的那种抱。
一个一米八五的经过士兵强化的浑身都是肌肉的男人就这么静静地躺在另一个身材完全不输他的男人怀里,这场景诡异而又和谐。
“抱歉,安吉拉,我知道你最近有实验,原本是去暗影守望找莫伊拉的,没找到,没想到……你们居然都在这。”
“加比从飞机上下来就是这副模样了,我知道不是致命伤,但是……”
他一边帮着莫伊拉把莱耶斯长官小心翼翼地放到手术床上,一边说着。
“胸前断了两根肋骨,几颗子弹擦过肩头和腰侧,所幸没有弹片残留在体内。我现在就要给他进行手术,指挥官请您出去耐心等待。”
莫伊拉的动作飞快,迅速检查了莱耶斯长官的情况,然后毫不留情地下了逐客令。
“……好,那就拜托你们了。”
一向意气风发的指挥官此时却露出了受伤、脆弱的神情,垂着头走了出去。
“其实这些交给我来就好了,我经常处理这些枪伤骨折的。”
我走到莫伊拉身边给她打下手。
“之前那个实验已经让你两天没合眼了,就当休息吧,放心,莱耶斯死不了。”
她手上的动作却没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手术。
“哎?我记得你好像不太喜欢做外科手术来着……”
动作怎么这么娴熟?
“我在暗影守望任职,你觉得我接手的那些重伤人员会比你少么?”
“只是因为我觉得,比起治疗这些小伤小病,我对基因层面的研究更有意义罢了。”
她自嘲地笑了两声。
在说“小伤小病”时,她正在打开莱耶斯的胸腔,鲜红色的血液从伤口处渗出,染红了手套。
我从她的眼中看不到丝毫情感波动。
是了,这才是真正的莫伊拉。
一个彻头彻尾的科学狂人。
疯子。




5.
知道莫伊拉执着于她疯狂的实验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据说她的实验室到处都是残肢断臂、游离的内脏,甚至还有人类的大脑,全都分门别类地泡在充满福尔马林的透明容器里。
她的实验有悖伦理道德,因为她还在悄悄地进行人类活体实验。
尽管这一条只是传闻,但是我却深信不疑。
因为我知道,她确实是这样的人。

“莫伊拉,你没必要这样的,类似的理论证明用动物实验就可以完成,你为什么要做那些不被世人所接受的人体实验?”
我还是没忍住想去劝她。
“研究人体细胞,人类活体自然是最好的实验材料,你指望用兔子做实验研究出来的东西能立刻用在人类身上?”
莫伊拉的话却让我无法反驳。
“可是这样你……”
“安吉拉,我们不一样。”
她打断我,语气冷静得可怕。
“有光,自然会有影。你在守望先锋,这就是我在暗影守望存在的意义。”
“你只需要继续做你的天使就好了,按照你的思路去研究,不需要管我,我自然有我的一套研究方法。”
“世人不能接受那是因为他们愚昧,我不懂一个死刑犯跟实验小鼠有什么区别,让他们临终前发挥一点余热不好吗,‘复活’技术一旦成熟,受益的将是全人类。”
“历史将会被改写,而执笔者将会是,你和我。”




6.
那天,她冷漠而又偏执的眼神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从那过后,她突然开始疏远我,甚至是躲着我。
我抽空偷偷去暗影守望看她,才发现她的右手全都缠上了绷带。
当晚,我把她堵在实验室门口,她在我的目光下一圈一圈地解开了绷带。
“安吉拉,我没有生病,希望你不要害怕。”
然后我就看到了她变异了的右手,全都是黑紫色的脉络纹路,还在向外冒着黑烟。
“你……用你自己做了实验?!”
“是的,这是我的成果之一,实验进行得非常顺利。”
“你疯了吗!这是你自己的身体!你怎么能……”
“抱歉,安吉拉,以后只能用一只手抚摸你光滑的皮肤了。”
“你!!!”
我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办法阻止她了。
谁也没有办法阻止她。




7.
再后来,守望先锋基地爆炸,被迫解散,我侥幸捡回了一条命,却再一次和她失散。
我成为了一名无国界医生,奔赴各个战场前线提供医疗援助,顺路在各地进行医学讲座,传播和平思想。
然而,关于“复活”技术的研究却遇到了瓶颈,我无法获得人体实验的数据,前进的道路变得更加困难。
不久后,黑爪一名代号“死神”的雇佣兵逐渐为人所知。
据说他性情暴戾,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并且拥有一项特殊技能——雾化。
在拿到死神的数据时,我心里咯噔一下。
他的身体数据跟暗影守望前指挥官加布里尔·莱耶斯完全吻合,并且,就我所知,目前能做到改造人体达到能够雾化效果的只有一个人——莫伊拉·奥德莱恩。
也就是说,他们现在都在为全球最大的犯罪组织“黑爪”效力。
莫伊拉会加入非法组织这一点我早就料到了,毕竟也只有那样的地方才能支持她继续那些违背伦理道德的血腥实验。
在有关生物实验这一点上,同为科学家,我理解她,但是作为一名无国界维和医生,我并不能表示苟同。

在后来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我陆续找到了士兵76——曾经的守望先锋指挥官杰克·莫里森、安娜·艾玛莉上尉,以及许多曾经的战友们。
我见证了新的守望先锋的成立,那群干劲十足的年轻人邀请我成为他们对外的“形象代言人”——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叫做天使。
尽管目前他们还是非法组织,但是每个新成员似乎都有着用不完的热情,用他们的方式维护正义,共同守护着这个世界。

几年前,我的电脑终端收到了一封匿名发来的邮件——正是我急需的人体实验数据。
近几年,我的实验进度突飞猛进,我几乎已经摸到了最终核心区域的门坎。
莫伊拉,你也在用你的方式维护你心中的象牙塔吗?

不知道……你后来过得还好吗?
终日泡在实验室里也别忘记吃饭吧,噢,我忘了你已经掌握了吸取活物“生命力”的技术。但是那也要吃点东西吧,太久不用牙齿也会退化的。
为了做出那几组关键数据,你一定做了不少活体实验吧……他们都是死刑犯吗?还是黑爪遗弃的人质?不管怎么样我都替你祈祷吧,愿上帝保佑你,洗清你身上的罪孽……尽管我不信上帝,也不清楚他究竟能不能听到我的祷告。
你后来还有遇到“很可爱的女孩”吗?她是你的实验助手吗?还是黑爪很厉害的女特工?亦或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误以为你的右手只是重度烧伤的后遗症?
她对你好吗?
有我对你好吗……?




8.
直到我眼睁睁地看着那颗子弹穿过我的心脏,就像慢放的录像带一样,脑子里想到的,全都是和她的过往。
我知道,战场无情,枪弹无眼,既然敢上前线,就已经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
但还是不甘心……直到最后都没能见她一面啊……
没说出口的那三个字,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机会说了吧。
莫伊拉,还记得你说过我们要一起改写历史吗?对不起,没能跟你一起走下去,以后的路就只剩你一个人了。
加油啊,我的堕天使……





9.
然而命运偏要作弄人。
我不知道在几乎全身性骨折、心脏创伤性坏死、主动脉破损、大量失血的情况下,我是如何活下来的。
我也忘了心脏被打穿时究竟有多痛。
我只知道,在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莫伊拉苍白得如同白纸一般的面容,她身上插满了密密麻麻的管子,连接着她研制的转换器,而另一头正连接着我时,左胸口真的痛了。
好痛好痛……
我不敢去摸她的脉搏,其实多年的行医经验已经告诉了我答案。
——她死了,为我而死。
用她研究的半成品复活技术。
一命换一命。


【我亲爱的安吉拉:
        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死了。如果非要含蓄一点,那就是“走了”、“去世了”、“去一个很远的地方旅行了”。对此我并不害怕,生命本来就是一种强大而又脆弱的东西,它没有一个确定的实体,比所谓的“精神力”更难以捉摸。尽管还做不到任意决定别人的生死,但是我很庆幸,我能够十分有限地“操控生命”。即使才摸到了一点门道,但这已经是大部分科学家几辈子都达不到的高度了。我可以很自豪地说,你和我,是这个世界上,最接近上帝的人。
        你可能会疑惑,同样可以达到复活的目的,为什么我不用改造死神的技术来改造你。如果你能够想象,那么你现在一定能感受到,我正在笑,嘲笑你的天真。你到现在都还没有搞清楚一个问题——我究竟有多爱你。你是我心中最完美的天使,纯洁得……每次玷污你,我都会由衷地觉得罪孽。我不忍心让你承受每时每刻细胞死亡同时再生的痛苦。以前,我一直觉得感情是这个世界上最多余的东西,直到我遇见你。只有在你面前我才会有人类的情感,我会在乎,我会担心,我会害怕,我会难受。
        “——我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爱你,哪怕这从来都不够爱。”
        关于“复活”技术的研究,我已经进行到了中部阶段,也就是最核心的区域。我的研究成果都存在一个芯片里,被我藏在左胸口肋骨下方xmm处,你可以取出来任意读取。接下来的研究需要大量实验数据支撑,如果是我,我会变本加厉地进行那些常人看起来是疯子一般的实验。但是你……我无权指示你做任何事。你可以继续按照你的思路走,都可以。毕竟殊途同归,上帝会在终点处等着我们。
      所以,我亲爱的安吉拉·齐格勒,永别了。我以一个有机生命体的形态,最后再表达一次我对你的心意——我爱你。
                                               ——莫伊拉·奥德莱恩】


桌子上放着她的绝笔信,末尾处漂亮而又潇洒的署名把我拉回现实。
我并不想将它称之为“遗书”,我以一个全球顶尖基因科学家的身份,用我的生命发誓,它也决不会成为一份遗书。

我小心翼翼地取出她藏在体内的芯片,然后又为她全身的创伤做了最详尽的处理,最后将她放入冰棺之中。
实不相瞒,这口冰棺原本便是为她准备的。
这几年,世界形势动荡不堪,黑爪也损失了不少势力,莫伊拉作为黑爪的核心科研人员,生命安全颇受威胁。但是我有自信,即便她重伤得不成人形,我都一定能将她救回来——不管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可笑的是事实却正好相反,差点成为一团烂肉的我现在好好地站在这里,而她却陷入沉睡。


我隔着冰棺,轻轻印上一吻。
等我将你唤醒,我的睡美人。




10.
从那以后,世界上少了一个穿着白大褂在后勤部进行医疗援助的无国界维和医生,却多了一个身着作战服,手持激光枪,穿梭战场的女武神。
没有人知道她为哪个组织效力,亦不知道她上战场的目的是为何。
只知道,凡是她出现的地方,都是最激烈的战场。
她会杀死那些误伤平民的人,不管他们是正在交战的哪一方。
纤瘦的身体灵活地穿梭战场,无差别攻击,是一种另类的守护,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屠戮。
甚至可以说,也许她只是为了杀戮,救那些平民只是顺手而已。
有幸存的士兵描述她,说她有着绝美的容貌,却有着最狠毒的心肠。

白衣染血,天使堕落,化作修罗,降临人间。

但奇怪的是,每次志愿者清扫战场时都会发现少了很多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这些人都去哪了?

就在外界舆论持续发酵的时候,我正和曾为费斯卡集团效力的塞特娅·法斯瓦尼在酒吧喝酒。
“你的微型传送门真好用,合作愉快。”
我举杯示意。
“你给我的延缓衰老胶囊也很管用,没有副作用不说,我还感觉自己的体力都比以前要好了。”
她伸手跟我碰杯。
“不得不说,你们这些基因科学家,真的是疯子。”她摇了摇头,“太疯狂了。”
“没办法,我活了这么多年才发现一个道理,太过循规蹈矩是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的,各种意义上的。”
“所以,秩序就是用来打破的,不是吗?”
我挑眉看向她,她却笑了笑,没有回答。

我回到了莫伊拉的实验室——现在也是我的实验室,去处理最近得到的“新鲜样本”。
他们有的断肢残臂,有的心肺衰竭,甚至还有的早已停止了呼吸。
但是没关系,无所谓,只要进了笼子里,那就都只是实验小鼠而已。
某些捷径,只能靠牺牲道德去走。
原本的我是不耻于走这样血腥的途径的,但是如今却为了一个人,抛弃了所有底线。
想想是很可笑吧,很可耻吧,我果然也只是个会为爱疯狂的小人物吧。
可是,爱情让人盲目,却也那么地让人幸福。




11.
几十年后,一篇医学文章正式发表,轰动了全世界。
各国的科学家都按照文章中给的途径去证实作者提出的“复活”理论的正确性,无一例外都获得了成功。
“复活”技术居然真的能够实现,全人类为之兴奋不已。
一时间,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到了我的身上。
他们大肆宣传我的研究成果,恨不得让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生命体都知道;他们兴致勃勃地对我进行采访,问题细致到早上用什么牌子的牙刷,那上面有几根刷毛;他们对我进行了各种方面的资助,我的公开账户一夜之间转进了一个全球百强上市公司一年的利润——因为核心技术没有公开,他们希望我能做出一个临床实例;甚至还有人将我奉若神明,如同上帝;他们不再叫我安吉拉女士,亦或是齐格勒博士,他们叫我——天使。

他们忽视了我曾被叫做“天使”时,是一个非法武装维和组织的代言人。
忽视了我长达几十年的研究背后埋藏着多少肮脏的交易与秘密。
他们只在乎这个结果。
复活技术,如同神权。

门外尽是康庄大道,金光闪闪,通向各种传奇奖项,这是他们对我的“尊重”。
甚至只要我想,他们就能立刻给我提前半年后才会进行的诺贝尔奖颁奖典礼。
但是我没有去。
我走进通往实验室的阴森的地下通道里。
我做这些不为了嘉奖,只为了证明我们的理论是正确的。

莫伊拉,你的道路是正确的。



————————————————————————————————




0.
“久等了,我的睡美人。”

“真正该被历史铭记的该是我们,而不是我。”

冰棺前,我用我尚且年轻的躯壳抚上她的面容。

尸骨成山,为你铺路,血流成海,引你归来。

“Heroes never die!”









END

评论 ( 8 )
热度 ( 53 )

© 澜夜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