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夜雪

逗比本质,不黄暴会死星人😏
究极丶杂食类动物~
本命OW R76R、莫天使❤
顺懂女孩,拥有海景昉不动产ฅ
新宠康纳小天使,嗑爆,嗑爆!(๑✦ˑ̫✦)✨

【贺兰X新民】宠物01

❤这是一只千年狐狸精花了八辈子,用生命在掰弯他的“命定之人”的沙雕小故事。❤

*人狐变身梗,无脑甜,勿深究!
*究极OOC预警!(脑补过多私设太多的后果……xjb写,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大概会是温柔治愈向?(不黄暴会死星人作者说这种话你也信😂)




0.
宠物这种东西,漂亮的小崽子得花大价钱去买不说,平时的花销不比养娃少多少,还得花时间,当个小祖宗宠着,根本就是有钱人闲得发慌才会养的玩意。

这是新民在收工回家的路上撞见不下几十个出来溜宠物的“有钱人”后生发出来的感慨。

大概我八辈子都养不起宠物吧。

刚这么想着,就看见门口赫然有一个纸箱,里面正蜷缩着一只白花花的小动物。

新民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看。

好家伙,居然是一只狐狸!

敢情现在有钱人遗弃宠物都这么嚣张的么?

新民伸手摸了摸,还好,是温的,连忙连狐带纸箱一起端了进去。

新民的住处很偏僻,面积也特别小,总共加起来不到十个平方。

自从连续被两个工友堵在角落里“倾诉衷肠”过后,他就不敢再住工地的集体宿舍了。

尽管这块旮旯点大地方月租还要个几百块,但是新民也觉得很值了。

——总比被掰弯了强。

纸箱里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新民去把手跟脸洗了洗,小心翼翼地抱起了小狐狸。

小狐狸真的很小,大概是塞进保温杯还能空出半截的大小,差不多能算只“茶杯狐”了。

白色的毛发一尘不染,油光发亮,毛茸茸的小爪爪搭在新民手臂上,可爱得紧。

新民用生平最温柔的力道给小狐狸顺了顺毛,怀里的小家伙眯了眯眼,含糊不清地发出了一些声音,大概是表示很舒服的意思。

新民乐了,一双长满了老茧的大手把小狐狸浑身上下都撸了个遍。

“嗯……给你取个什么名好呢?”

新民没念过多少书,对于取名这事更加犯难。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今天穿的衣服,蓝色的,灵光一闪。
“就叫你小兰好了!”

小狐狸抬起头蹭了蹭新民的掌心。




1.
新民最近搬砖的工地其实是个“拆迁工程”。

换句话来讲就是,他以前搬的砖,是搬过去给人起房子的,而现在搬的“砖”,都是人家拆房子拆出来的。

不过是建是拆新民根本不在意,反正只要有活干,有钱拿就行,管他的。

然而这几天上头却突然让停了工,据说是因为这栋房子跟什么文物扯上了关系。

新民正蹲在路边为生计发愁,毕竟小工的工资可是按日子算,一天不干活,一天就拿不到钱。

“对不起,呃——”

一个清越动听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能帮个忙吗?”

新民站起身来仔细打量了面前的这个男人。

只见那人比自己还高一头,一身长风衣显得身材更加修长,可他偏要竖起领子,用大围巾挡住半边脸,还带了个黑墨镜。

真是个怪人。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新民还是回答了他。

“什么事儿?”

“我想对这栋房子内部做一些勘测,可是我看不见路,能带我进去吗?”

新民这才发现男人的双眼没有神采,居然是个盲人?

“没问题,跟我来,路上不平,小心点。”

新民看到男人没带拐杖,好心地去扶他。

男人却主动地牵上了新民的手,骨节分明,冰冰凉凉。

新民愣了一下,觉得两个大男人手拉手有些别扭,本能地想拒绝。可是一转头,看到男人空洞的眼神,又软下心来。

“到了,就是这儿。”

男人轻轻松开新民的手,从随身所带的包里掏出工具开始工作。

新民在一旁看傻了眼,不由得好奇。

“大哥,你是做什么工作的,看起来挺高级啊。”

“我做古玩鉴赏一类的,对考古也有些研究。”

“哇,你是上头派来的专家吗?”

“是。”

新民已经有些激动得说不出话了,毕竟在平时,“专家”这类人物可不是他小小民工能见到的。

“那……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

新民刚想顺带把自己先介绍了,但是想想人家专家对自己感什么兴趣,便把后半截话给吞了。

“贺兰静霆。”

男人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把身子朝向新民。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我叫李新民。”

新民感觉自己紧张得手心都在冒汗。

“新民,以后叫我贺兰就好。”

“???”

新民十分疑惑,还会有“以后”?

似乎是断定了新民会同意,男人继续自顾自地说道。

“我白天看不见,出门不方便,想找一个助手,工资XXX一天,日结。”

果然,听完数字,新民立刻狗腿子一般地凑了过去。

毕竟为了生计,面子啥的都是小事。

男人在楼里呆了很久,久得新民都快等睡着了。

“老板,我们还需要看多……”

新民习惯性地叫了老板,话还没说完便被打断。

“叫我贺兰。”

“啊……好,贺兰,还需要在这里呆多久呢,已经晚上八点了,我们是下午三点过来的。”

“不急,马上就好。”

男人依旧不慌不忙地做着手上的事,完全不顾新民一直在发出“咕~”声抗议的肚子。



当晚,新民拿着几张热腾腾的钞票去换了几笼热腾腾的包子——往常他都只舍得买一个的。

傻傻的有钱人的钱真好赚,新民坐在自己嘎吱作响的小破床上边啃包子边想。

小兰跳到新民身旁,也学着他一屁股坐在床上,用两只小爪子抱住一个跟它自己差不多大的包子小口小口地啃,一双大眼睛滴溜滴溜地转。






TBC

评论 ( 27 )
热度 ( 165 )

© 澜夜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