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夜雪

逗比本质,不黄暴会死星人😏
究极丶杂食类动物~
本命OW R76R、莫天使❤
顺懂女孩,拥有海景昉不动产ฅ
新宠康纳小天使,嗑爆,嗑爆!(๑✦ˑ̫✦)✨

【贺兰X新民】宠物02(心机兰~)

❤这是一只千年狐狸精花了八辈子,用生命在掰弯他的“命定之人”的沙雕小故事。❤

*人狐变身梗,无脑甜,勿深究!
*究极OOC预警!(脑补过多私设太多的后果……xjb写,大家随意看看就好!)
*大概会是温柔治愈向?(不黄暴会死星人作者说这种话你也信😂)




2.
没有人告诉新民狐狸该吃什么,新民也从没有想过去查查标准答案。

因为他家的这位主子,几乎什么都吃。

从青菜到萝卜,从肉丝到鸡腿,甚至新民扔了一个朝天椒过去,它看都没看就直接吃了。

——虽然事后整只狐冒火,在房子里上蹿下跳了半天,还用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瞪着新民看。

那怨念的小眼神看得新民心都化了。

“小兰乖,乖……”

新民把它抱进怀里顺毛,拿自己平时喝水用的搪瓷茶杯给它喂水。

“要乖哦,乖乖的小兰有糖吃。”

新民剥了一个大白兔奶糖,掰成两半,自己吃了一小截,把大头塞进它的嘴里。

小兰立刻温顺得像一只假的毛绒玩具。

好吃的东西总是吃得很快。

小兰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然后又去舔新民拿过糖的手指。

新民被它舔得痒痒的,不禁有些感慨,自己一定是积了八辈子德才能白捡到这么极品的小可爱。

新民还沉浸在自己倒了几十年霉,如今生活终于开始有点盼头的喜悦里,然而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小兰在他怀里看着他吃糖,两瓣厚嘴唇轻微开合、浅浅摩擦时深邃的眼神。

一定比糖还要好吃。

某只心机兰悄悄地想。




3.
今天老板的状态似乎不太好。

哦不对,应该叫他贺兰。

但是跟上级叫得这么亲昵,尤其对方也是个年纪不大的男人,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新民,帮我去买瓶水。”

贺兰发了话,新民于是乖乖照办。

走出阴森森的老楼,外面的温度很高,热得新民把袖子都捋了起来。

路过的行人也都是比较清凉的打扮,毕竟都快入夏了,哪还那么捂着。

可是贺兰却好像不是这个季节的人,长风衣规规矩矩地穿着,一粒扣子都没有多开。

好在今天他没有戴围巾,不然非热出痱子不可,新民在心里吐槽。

不过贺兰还是带了个口罩,依旧遮住了半张脸。

“老……咳咳,贺兰,水买来了!”

新民双手捧着把矿泉水递了过去。

看着贺兰动作斯文地拧瓶盖,修长的手指弯曲成一个好看的弧度,指节微微泛白。

然后他轻轻摘下口罩,仰头喝了几口。

一滴水不慎从嘴角滑落,沿着脖子流淌,最后隐没在衣领里。

新民居然没由来地觉得燥得慌。

半天,贺兰一直在一个地方就没怎么走动,反观新民,来来回回地跑了不少趟,就没停过。

真是个祖宗,一次性让人多买几瓶不就完了!这么折腾人,逗宠物呢!

新民撩起衣服擦了擦额角的汗,还是认命地又跑了一趟。

这一次,喝完水后贺兰没有立刻把口罩带回去。
新民好奇地多看了两眼。

原来他这位年轻有为,身材出众,只可惜有点傻的老板,居然长得也很好看?

那他干嘛一直带着口罩?

新民又仔细看了两眼,终于发现了端倪——只见那双本该寡淡的薄唇,此时颜色鲜艳,略微肿胀。

“老……贺兰,你的嘴怎么了?”

新民还是忍不住好奇,小心翼翼地问了句。

“我不老。”

贺兰的声音却淡淡的,没有情绪。

“在家吃辣吃多了。”

“噢噢!那是挺难受的,来来来,再喝瓶水。”

新民主动给他拧开瓶盖递了过去。

贺兰却没有伸手去接。

他不着痕迹地扬了扬唇角,弯下腰,叼住了瓶口。

唇红齿白,还有一对锁骨明晃晃地戳在眼面前……

新民吓得手一抖,整瓶水都给泼了。






4.
《身为一个钢铁直男不断被周围各种gay里gay的家伙挑战忍耐底线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如果新民玩论坛,他一定会想发这么一篇帖子。

新民是个钢铁直男,这是显而易见的。

就像他不论搬完多少砖后依旧挺直的身板,倔强得执着。

其实这部分特殊人群新民不是不知道,但是他从没有想过类似的情况会落到自己头上。

在遇到那两个工友过后,新民也没有把他们当怪物看,只是本能地选择逃避。

他没跟人谈过恋爱,作为一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他是很想有个恋爱来谈谈,可是他也从没有想过要跟一个男人谈恋爱。

这一点新民一直坚信不疑,直到他最近和贺兰在一起,给他忙前忙后地做助理。

他的手指怎么那么修长,他的皮肤怎么那么白,他怎么那么高,他怎么那么帅。

奇怪,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关注他?

而且在想这些的时候,自己是什么心态?

羡慕?嫉妒?亦或是欣赏?喜欢?




“啊啊啊……好烦啊……小兰你说我是不是生病了,据说喜欢男人的男人都是得了病,还要被电疗的,我不想那样啊!”

睡觉的时候,新民把小兰抱在怀里絮絮叨叨地说着心事。

他没有睡衣,一年四季睡觉直接打赤膊。

所以当小兰温热柔软的毛发戳在新民因常年风吹日晒而导致皮肤粗糙的胸口时,他情不自禁的抱得更紧了,还用下巴蹭了蹭小兰的头顶。

小兰在他怀里动了动,换了个让自己舒服的姿势,趴在新民胸口,两只小爪爪搭在新民的肩上。

白天奔波的劳累很快袭来,新民没过一会儿就睡着了。

小兰从新民怀里小心翼翼地抽身,化作人型,浑身赤裸地沐浴到屋外的月光下。

新民睡得迷迷糊糊,隐约看见了一个背影,第二天醒来还以为自己又做春梦了。

他伸手去捞,想把滑落到被子里的小兰捞出来透透气。

以往都是一捞就能捞上来的,今天却意外地有些困难。

新民还在一个每天早上都会晨勃的年纪,只见小兰整个儿扒在他的腰腹部,于是突出的那根就成了它的落爪处。

新民一拽,它反而扒得更紧,柔软的触感就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新民只觉得老脸一红。

好在它很快便松了爪,新民一把把它捞了上来。

“小混蛋……”

新民捏了捏小兰的小屁股算作是对它的惩罚。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142 )
  1. 强者无敌澜夜雪 转载了此文字

© 澜夜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