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夜雪

逗比本质,不黄暴会死星人😏
究极丶杂食类动物~
本命OW R76R、莫天使❤
顺懂女孩,拥有海景昉不动产ฅ
新宠康纳小天使,嗑爆,嗑爆!(๑✦ˑ̫✦)✨

【贺兰X新民】宠物03(舔伤口~)

❤这是一只千年狐狸精花了八辈子,用生命在掰弯他的“命定之人”的沙雕小故事。❤

*人狐变身梗,无脑甜,勿深究!
*究极OOC预警!(脑补过多私设太多的后果……xjb写,大家随意看看就好!)
*大概会是温柔治愈向?(不黄暴会死星人作者说这种话你也信😂)





5.
今天贺兰要去的是一个文物挖掘现场。

因为道路太过崎岖,拐杖都不管用了,新民全程都在用手扶着他的胳膊,生怕他哪一步没走好就给摔了。

今天的贺兰依旧是一副明星私服装扮,大墨镜配口罩,裹得严严实实。

仗着贺兰看不见,新民的目光肆无忌惮地在他身上游走。

187的个头,身上摸起来还有结实的肌肉,雪白的皮肤,乌黑的头发,精致的锁骨,鲜艳的薄唇……

新民还在神游,没注意到前方脚下的障碍物。

下一秒,两个人同时失去平衡,新民立马扑过去抱住贺兰,给他当垫背,狠狠地摔到了地上。

在落地的那一瞬间,贺兰本能地用手护住了新民的脑袋。

这段路是石子路,凹凸不平,棱角众多,那双白净修长的手瞬间布满了血痕,就像一件扭曲而又美丽的艺术品。

新民反应过来的第一件事不是查看自己背后的伤势,而是一把抓过贺兰的手。

“你怎么那么不小心!你是古玩鉴赏的专家,全都是细致的活儿,手伤得这么重要怎么办!”

新民看向那双手的眼睛里写满了两个大大的字。

——心疼。

“没事,不疼。”

贺兰的语气依旧波澜不惊,然而他越是这样新民就越是担心。

“话说这里也没有什么医院门诊的,你的伤口要怎么办?感染了怎么办?留疤怎么办?”

新民急得团团转,十分懊悔自己的粗心大意。

“我知道有一个办法。”

贺兰突然说道。

“什么办法?”

新民停下了原地打转。

“动物的唾液里含有抗生素,一定程度上可以净化伤口,抑制细菌生长。换句话来说就是——舔伤口。”

“你……你的意思是……让我给你舔?”

新民的眼睛瞪得老大,然而贺兰却没有多大反应,无形的视线透过墨镜落在他身上。

“我不喜欢血腥味。”

“……好。”

新民深吸一口气,鼓足了勇气,然后低下头,伸出舌头在贺兰的手上小心翼翼地舔。

舌头粗砺的质感摩擦光滑的皮肤,伤口隐隐泛疼还混着点痒,感觉十分新奇,贺兰悄悄咽了一口口水。

浓重的血腥味从舌尖处传来,新民强压住不适,十分细致地把贺兰的一双手都给舔干净了。

其实他也是存了私心的。

仗着贺兰看不见,多舔了会儿不说,还偷偷亲了两口。

——完了完了,全TM完了。

新民心里长着小翅膀头上还有个光圈的小人👼被另一个同样长着翅膀不过却是恶魔翅膀的小人👿踩在地上,发出绝望的哀嚎。





6.
晚上回到家,新民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赶紧摸索着开了灯。

只见一只碗碎在地上,小兰垂着头蜷缩在碎片旁边,一脸做错了事的样子。

新民两步并作一步地跨过去,急忙抱起小兰查看情况。

只有前爪有划伤的痕迹,还好伤得不是很严重,只有浅浅的血痕。

小兰在新民怀里低头把伤口都舔干净了,白色的毛发又恢复了纯净。

“下次小心一点,不要伤到自己,知道了吗?”

新民心疼地捏着它的小爪爪放到嘴边吹气。

凑得那么近,小兰突然抬头在新民撅起来的厚嘴唇上啄了一口。

新民笑了,伸手揉了揉它的小脑袋,也给了它一个大大的么么哒。(这样的→(灬ꈍ εꈍ灬))


睡前,新民艰难地脱着背心。

尽管白天就草草处理过了伤口,但是有部分还是沾上了衣服。撕开的时候连带着伤口一起,顿时空气中的血腥味又重了不少。

新民裸着上身趴在床上,连被子都不敢盖。

好在温度不算低,屋子又小,不冷。

只是今天不能抱着小兰睡觉了,不知道它怕不怕冷。新民刚这么想着,就感受到背上奇异的触感。

小兰正趴在他身旁,一寸一寸地舔过他背上的伤口。

因为下午才接受了“舔伤口能防止感染”这个设定,所以小兰这么做新民并没有感觉到不妥,也就放任它去舔了。

舌头柔软的触感,温热的温度,混着唾液的湿滑,尽管有点痒,但还是很舒服的。

“小兰……还是你好……”

“贺兰那家伙只会让我帮他舔……我背上破了几个口子,他也没那么在意,问都没问一下。”

背上舔舐的动作似乎顿了一下,很快又继续了下去。

“虽然我是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儿,以前搬砖的时候小磕小碰,遍体鳞伤那是常有的事,我也不怕疼,可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堵得慌。”

“可能是因为怕他受伤才遭了这个罪,可是那人却……没那么在意吧。”

“小兰啊……你说我是不是傻,人家一个年轻有为,又帅又有钱的古玉专家,怎么会在乎我的死活。我只是他花钱雇来的,白天给他当眼睛,搭把手的助理而已。”

“除去这层雇佣关系,就什么都没有了吧?”

“是啊,还能有什么呢,拿着人家的钱,还觊觎人家整个人,我他妈真的贪心……”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新民说着说着就睡着了,趴在他背上的小兰却迟迟没有动作。

确定新民已经陷入沉睡,它恢复了人形,轻轻地用手抚过已经愈合如初的背部皮肤。

不带你去医院处理,留着这些伤就是为了晚上亲自来帮你舔啊!医院那些消毒水用起来那么疼,哪里有我给你舔舒服啊,还好得快啊!谁知道你内心戏那么多甚至就TM差点要辞职啊!

看着新民熟睡的侧颜,贺兰内心十分崩溃。






TBC

评论 ( 8 )
热度 ( 132 )

© 澜夜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