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夜雪

逗比本质,不黄暴会死星人😏
究极丶杂食类动物~
本命OW R76R、莫天使❤
顺懂女孩,拥有海景昉不动产ฅ
新宠康纳小天使,嗑爆,嗑爆!(๑✦ˑ̫✦)✨

【贺兰X新民】宠物04(八生八世了解一下~)

*原本是xjb写,没想到官方就发了真正的“八生八世”?那就当是跟紧官方步伐了,2333~

❤这是一只千年狐狸精花了八辈子,用生命在掰弯他的“命定之人”的沙雕小故事。❤

*人狐变身梗,无脑甜,勿深究!
*究极OOC预警!(脑补过多私设太多的后果……xjb写,大家随意看看就好!)
*大概会是温柔治愈向?(不黄暴会死星人作者说这种话你也信😂)





7.
其实新民和贺兰的相遇,不是偶然。

第一世,他是学霸,他是学渣。

第二世,他是流氓,他是警察。

第三世,他是观察员,他是狙击手。

第四世,他是艺术家,他是大明星。

……
第八世,他是疲于奔命、流落异乡的民工,而他则是年轻有为、性情古怪的古玉专家。

他雇佣了他,还用另一个身份住进了他的家。

他跟他再一次有了交集。

——八辈子过去了,从来都不是偶然。

贺兰八卦纯阴,新民八卦纯阳,新民就是贺兰要找的那个“命定之人”。

如果能让新民爱上他,在那时吃掉他的肝脏,贺兰就能修得正道,变身“天狐”。

前几辈子,贺兰都是报着“修道路途漫漫,装装基佬去掰弯一个直男也是为了伟大的理想”这种心态去接近新民的,可是无奈,新民真的是个“钢铁直男”,他花了很多心思,试了很多办法,都收效甚微。

一开始,他太主动,对方抗拒他;他太冷漠,对方不鸟他;他跟他关系好,对方拿他当铁哥们儿;他跟他关系不好,对方直接公事公办,一点情面都不讲……

直到后来,渐渐摸出了点门道,他成功地吸引了对方的注意,并且把对方朝基佬的路上越带越偏……

但是仍然敌不过天灾人祸,每当对方爱上他,便会遭遇不测。

不谈及时去挖他的肝脏吃了,他就连听他亲口告诉他,他爱他,都没有机会……

后来,贺兰就发现自己的想法变了。

修什么仙,红尘还没看够,再等几辈子也不迟。

而且自己好像也真的弯了,真的爱上了他,想跟他好好的,最起码,过上一辈子。

不论是谭嘉木的智慧,悟空的狠厉,还是李懂的坚毅,亦或是尹昉的纯净,又或者是新民的真诚……每一世的他都是那么地独特,那么地让人着迷。

他怕自己靠贺兰的身份用雇佣关系绑不住他,便豁了出去,又用原形成为他的宠物,成为他最无防备的,最亲近的角色。

其实,那只巴掌大的小狐狸还不是他真正的原形,他的真身是一只半人高的九尾狐,为了迎合新民的口味,特地“萌化”了自己,成为了“小兰”。

作为小兰,他跟新民朝夕相处,亲密无间。

他能在他怀里撒娇,他能跟他一起睡觉,他能偷亲他的厚嘴唇,他能肆无忌惮地耍流氓……

但是,如果换成了贺兰,新民还愿意跟自己那么亲近么?

他不知道。

几辈子的“撩汉经验”告诉他,不能太过热情,也不能太过疏远,要天时地利人和,恰到好处地撩那么几下,说不定就能正中靶心。

所以作为贺兰时,他跟新民保持着一个恰当而又不失妥当的距离,他以上司的身份命令新民为他做事,他维持着自己冷漠淡然的形象……

却偏又处处留情。

过马路时去牵新民的手,跟他十指相扣;一起坐车时,歪头倒在新民肩上睡觉;危险路段,新民揽着他的双肩走路时,情不自禁地往后贴,感受他火热的胸膛;在新民眼面前喝水时,刻意露出颈部漂亮的曲线,还会伸出舌头舔舔嘴唇,视线隔着墨镜若有若无地落在他身上……

这些小动作……新民都看见了吧?有效果的吧?

那天晚上,新民赤裸着上身把他搂在怀里说着自己好像得了喜欢男人的病的时候,天知道他是怎么忍住不变回贺兰跟他坦白的。

他高兴坏了,可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坦白了。

后来新民跟小兰提起贺兰的次数越来越多,他真的爱上了他。

最初的初衷在眼前一闪而过。

这是最好的机会。






“今天是我的生日,以前我一直都是一个人过的……新民,今晚可以陪我一起过吗?”

贺兰给新民发了一条短信。

以前新民都是没有手机的,贺兰给他配了一部,里面只存了他的号码,美名其曰要随时保持联系,随叫随到。

鬼知道过了几千年,自己的生日到底是哪一天,只要能把他约出来就好了。

贺兰神情紧张地盯着手机,仿佛是能盯出洞来。

过了一会儿,那头终于回了短信。

只有短短的两个字。

“好啊。”






8.
晚上,新民再见到贺兰时,只见他穿着一身西装,胸前还打了个领结,很像偶像剧里深情款款的男主角。

以往新民都是大早上上班,快傍晚下班,从没在晚上跟贺兰见过面。

因此,他在看到贺兰没戴墨镜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的时候,猛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你没做梦。”

贺兰眨了眨有神的大眼睛,嘴角微弯。

“我有日盲症,晚上就能看见了。”

新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扮,白T恤+大裤衩,还穿着一双凉鞋,土到掉渣。

他扶额长叹,之前觉得反正贺兰看不见,天又那么热,那就穿得清凉点,别热出一身汗,结果……

贺兰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样的自己。

真是糟透了。

但是贺兰却毫不在意,甚至还笑了起来。

这是新民第一次知道,贺兰一笑就会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也是他第一次知道,平日里那么不苟言笑的男人,笑起来居然这么阳光、这么耀眼。

心跳控制不住地加速,新民知道自己彻底完了。

——正中靶心。





两个男人在一起吃饭,无非就是喝喝酒,聊聊天。

但是如果喝的是红酒,聊的是“人生”,桌上摆着蜡烛,还没开灯……

新民紧张得都快把盘子里的叉子给吃了。

桌上山珍海味的味道一个都没记住,只记得贺兰好像一直在给他倒酒,然后他不停地在喝。

红酒嘛,多喝点也没关系,新民刚这么想着,突然就看到了两个贺兰,歪歪扭扭地重叠在一起。

“哎?贺兰……你怎么变成了两个……”

新民说着便要起身去辨认真伪。

“你醉了。”

贺兰仍旧坐在原位,没有动。

新民摇摇晃晃地走到贺兰身前,一只手搭在他肩上,一只手抚摸着他的脸。

嘴里还念念有词。

“摸起来都是真的……嗯,手感不错……”

然后他身子一软,整个扑倒在贺兰身上。

“你真的醉了。”

贺兰一把抱起黏在身上的人,向卧室走去……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102 )

© 澜夜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