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夜雪

逗比本质,不黄暴会死星人😏
究极丶杂食类动物~
本命OW R76R、莫天使❤
顺懂女孩,拥有海景昉不动产ฅ
新宠康纳小天使,嗑爆,嗑爆!(๑✦ˑ̫✦)✨

【瑜昉瑜】酒心巧克力1

*(高亮醒目)互攻预警!!!
*ABO设定,生子预警!双O!注意避雷!!!
*信息素:  🐳-酒精  尹老师-巧克力
*NC–17
以上能接受的话请继续↓



 

脑洞大纲:点我




 

0.
刚刚在片场的时候黄景瑜就隐隐地觉得尹昉有些不对劲。

可又说不上来具体是哪里不对。

剧本上是说李懂面临机枪扫射时有些紧张,身体情不自禁地抖了几下。

但是刚刚尹昉在他身下当枪架时身体细微的抖动已经超过了剧情的需要。

尹昉不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下了戏,黄景瑜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尾随着尹昉跟到了他的宿舍。

“昉儿,你哪儿不舒服,我带你去找医生?”

187的大高个站在门口,犹豫着没敢贸然走进去。

阳光被他堵在身后,黄景瑜逆光蹙眉的样子格外地有Alpha气场。

“你先进来吧,别杵门口。”

尹昉的声音有些虚弱,他蹬了鞋就蜷缩到了床上。

“昉儿……”

黄景瑜站在尹昉床头,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

然而,下一秒,尹昉说的话让他更加不知所措。

“景瑜,你能不能……抱抱我……”

黄景瑜愣了三秒,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后,直接跨上了床,俯下身,把尹昉整个人捞起来抱在怀里。

尹昉一把撕下了颈后腺体上的气味阻隔贴,然后伸出手,环住了眼前人劲瘦的腰。

没有了气味阻隔贴的作用,尹昉的信息素很快就充满了整个房间。

是很香醇的,浓到有些苦涩的巧克力的味道。

黄景瑜非常喜欢。

他情不自禁地把头埋到尹昉的颈侧,去嗅他的味道,然后就感觉尹昉抱着他的胳膊收得更紧了。

尹昉甚至还暗示性地把腺体朝他嘴边送了送。

黄景瑜刚刚沉浸在尹昉好闻的味道里,头脑昏昏沉沉的。

现在似乎有些醒了。

这么浓的信息素味道,还会忍不住地浑身颤抖……

看样子,尹昉是个Omega,而且还是个正处在发情期的Omega。

“你……这是做什么……”

黄景瑜吞了吞口水,强行命令自己松开怀抱。

尹昉却不依,反而抱得更紧了。

“你讨厌我么?”

“不讨厌。”

黄景瑜回答得十分干脆。

“那你为什么还不愿意标记我?”

尹昉的语气有些慵懒,甚至还有些嗔怪的意味。

仿佛是在说,我们关系这么好,你难道还看不出我的心意么?

“只是临时标记而已,我会用气味阻隔剂把我们两个的味道都藏起来的……”

凭借着舞蹈家极佳的身体柔韧性,尹昉整个人都缠到了黄景瑜身上。

他甚至还贴到黄景瑜耳边,让口中呼出的热气拂过他的耳畔。

“放心吧,没有人会知道的。”

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勾引。

坐怀不乱,真君子。

黄景瑜扪心自问,自己还没那么君子。

可是眼下,他不得不违背本心地去忍耐,去解释。

所以他站了起来,从尹昉怀里挣脱了出来。

“昉儿,我想你可能误会了什么……”

他努力斟酌着用词,尽量不让尹昉生气。

“我也想帮你,想标记你,可是我……我不是个Alpha。”

“而且我……也是个Omega。”

虽然我也很喜欢你。






1.
因为隐私被保护得很好,所以明星们的第二性别都是不公开的。

素有“行走的荷尔蒙”、“亚洲第一A”之称的黄景瑜其实是个Omega。

知道这个爆炸性消息的人并不多,大概除了他的父母,就只有他最贴身的助理了。

但是黄景瑜并不想沦为最普通的那类Omega,而且他本人的性格本来就更趋向于Alpha。

所以他的爱好很奇特,或者说“另类”。

在医学上被称之为“O性恋”。

至于尹昉,作为艺术家的他十分开放。

各种意义上的。

他对自己是个Omega这件事看得很开。

毕竟第一性别还是男人,所以他觉得无论是履行一个Omega的职责怀胎生子,还是履行一个男人的职责让别人怀胎生子,都是可以的。

反正都是自己的娃,都得自己养。

但是男性Omega让人受孕的几率低得可怜,所以就很佛系,决定一切随缘。

要问最让Omega抓狂的事情,非发情期莫属。

根据各人体质而定,几个月一次,一次很多天。

身体回归兽性,脑子里全是黄色废料,只想没日没夜地交、姌。

两人对待这件事的处理方式很不一样。

单身了几十年的尹昉都是靠着吃药扛过来的,他不是很喜欢Omega保护协会发放的那些小玩具,觉得这对身体是一种亵渎。

实在忍得难受,他宁愿自己动手。

而黄景瑜则是十分“会玩”,绝不会亏待了自己。

只是每次用那些小玩具艹自己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地委屈。

自己的老二比那些破玩具强多了,却不能自己艹自己。

他看着自己不输Alpha气势的某部位,心疼地撸了两把。






2.
如果说,表情复杂程度能用花纹来表示的话,那么尹昉现在的脸上一定是东北的那种大花袄。

五颜六色,乱七八糟。

“我没骗你……我真的是个Omega……”

仿佛是怕尹昉不信似的,黄景瑜甚至还释放了一丢丢自己的信息素。

尹昉被那股突如其来的疑似烈酒的气味呛了一口。

卧槽,哪个Omega的信息素会这么辣,说出去都没人信的吧!

可是身体的反应不会骗人,发情中的Omega闻到其他Omega的气味会自动地“争宠”,把自己搞得更“适合交配”。

这跟闻到Alpha气息的兴奋不同,只会让发情中的Omega更加欲求不满,然后洪水泛滥。

尹昉只觉得下身一湿,没忍住闷哼了一声。

黄景瑜赶紧收起了自己的信息素。

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帮尹昉,只见尹昉一抬脚,把他整个儿踹下了床。

然后一个药瓶和针管就砸到了他身上。

“抑制剂,注射型的,帮我扎一针,快。”

尹昉的语气又恢复到一天前的状态,两人还是“很好的朋友”的状态。

“好嘞,这就来!”

尹昉主动掩饰了尴尬,从进门后一直压在黄景瑜胸口的那块石头总算是放下了。

注射完抑制剂后,躁动褪去,疲惫接踵而至。

尹昉根本就没有管黄景瑜的反应,直接累得睡着了。

看着床上那人安静的睡颜,黄景瑜也不敢再打扰。

只是轻手轻脚地替他掖了掖被角。

走到门口,还是觉得有些不甘心。

便又折了回来,走到床边,在尹昉额头上轻轻印下一吻。

尹昉睡着了,不会知道的,黄景瑜这么安慰自己。





TBC

 



 

评论 ( 25 )
热度 ( 118 )

© 澜夜雪 | Powered by LOFTER